下一個金融海嘯 (完) – 香港的未來

2019年6月23日 18:04

樓市也有貨源歸邊?

什麼叫做貨源歸邊?在股票市場上,當某一間上市公司的一大部分已發行的股票,已被一小部分人手持著,以致在市場上只剩下一少部分流通量可供自由買賣,因為供應不足,很少的資金已經可以將其股價大幅炒上。

近八至十年的樓市就正處於此相似情況。

因為金管局限制銀行樓宇按揭政策及政府的樓宇買賣印花稅措施,增加了交易成本,從而大大減少了二手樓宇的成交及供應。短線投機者基本上已經絕跡。因為政策的關係,若果手持多個物業的,一旦將任何物業出讓,要買回來便要付出樓價百分之十五的印花稅。

以上各種政策,使到二手市場的供應完全冰封,同時亦令只有大筆現金在手亦擁有高收入的參與者才能夠買樓。

供應下跌,那麼市場的需求怎能被滿足?發展商便利用這一點,不斷推出極低首期的按揭計劃,"幫助"小市民上車。而小市民要付出的交換條件,就是驚人的高呎價。樓價變得太貴了,真是買不起,怎麼辦?請放心,發展商為求小市民買得起,便將單位面積不斷縮細。

就是這樣,一手跟二手樓價互動輪流地向上攀升。尤其是一手樓,在發展商精心設計,各種銷售手法下,成功被包裝成超級豪宅,令其價格上漲速度遠高於二手樓。四萬甚至五萬元一呎已經比比皆是。

隨便拿一個例子,看看位於北角有35年樓齡的和富中心和同位於北角但開賣只有3個月的海璇。大家位置非常相近而同是坐落東區走廊旁邊。平均折實實呎價分別是大概兩萬元及四萬元,相差大概一倍。

平衡時空下的樓市

早近多了觀看YouTube的視頻,其中一個網絡節目,某出名財演C說,樓價已大跌爆煲。根據他所說,豪宅已經下跌了4成。他亦大大聲聲説中原城市領先指數居然升破頂,所以肯定是指數造假。

其實是什麼一回事?指數升破頂,財演C唱樓市已大跌,究竟誰是誰非?

討論之前,首先先讓大家了解一下什麼是中原城市領先指數。中原跟據香港各地區一百多個成份屋苑的最近成交價計出指數水平。跟據中原地產的網站,成份屋苑的選取準則如下:

– 有較高的成交總值;

– 有較大的成交宗數;

– 至少已在十二個月前入伙;

– 在所屬地區具有代表性。

在政府對三年半內轉售住宅單位加收重稅的影響下,新落成數年內的屋苑基本上沒有任何二手成交。所以亦不會成為成份屋苑之一。所以很自然地,指數只包括比較貼地價的"舊"屋苑,而不包括之前所說被地產商包裝成超級豪宅,明明是坐落於䣓鄰但呎價高出一倍的新屋苑。所以筆者並不認為指數造假。

再打個比喻,在好一陣子之前,曾經有一天同時有十多隻細價股大跌超過一半,甚至九成,但恒生指數並沒有太大變動,那麼你可以說恒生指數造假嗎?

當遇上金融危機,資產下跌周期時

一如上文初提到,"舊"屋苑樓價乾升而導致有高收入但沒有大筆儲蓄的家庭,因為真的按耐不住,而"被引誘"買入超級豪宅。這些堅離地的價格,在遇上經濟不景氣時,要向下大幅調整,也不足為奇。不過"舊"屋苑的貼地價,我相信所受的影響並不會太大。只要同區舊樓比起一手樓還有可觀折讓的話,舊樓的樓價基本上不會有任何大的變動。

二手樓價就如一個已經被貼滿膠紙的氣球,針刺也不破,最多只會慢慢漏氣。這裏所比喻的膠紙,就是政府的各項政策,及筆者之前幾篇文章所提及到令樓市不會大跌的因素。這裏不再重複了。

未來供應將會加大?

無論是明日大嶼,還是加快批地,香港政府必定會用盡所有方法加大供應。先不談政府有沒有能力可以在短時間增加供應。但我可以非常肯定的告訴你,在香港金融中心40分鐘車程內住宅單位的供應數目是不能夠增加的。譬如說,太古城提供大概一萬二千七百個單位,就是那麼多,沒有額外的空間可以供擴建。筆者在之前多篇文章已經有提到,香港收入最高的那一羣都是從事金融業的。除非你看淡香港的金融業,否則香港的發展只會越來越好,人只會越來越多。就算不斷開發新的土地來建設住宅,但只能在市中心外圍興建,交通始終沒那麼方便。

結語

最近有些專家學者説樓市會大跌一半,甚至七成。這些專家最近非常受歡迎。亦有網上紅人,大叫港人賣走所有港元資產再轉換作美元,聲稱聯繫匯率將會失守,港元將會大幅貶值。他們的看法是因為美國正在收水,引致發展中國家資產泡沫爆破;再加上環球經濟轉差,香港根本不會有好日子過。

而筆者的看法是,理應海量的資金流入資產市場使其價格被炒高後,當水退時,所有價格都會回落到漲價之前。但中國人有句成語,"覆水難收",原意是形容事情已成定局,無法挽回, 就像水潑翻在地,收不回來。但在這裏正好很貼切地形容美國,甚至是全世界的量化寬鬆。

因此,以現在的情況來計算,當下一個金融海嘯來到,將會與08年的海嘯很相似。這將會是一個全球性的金融災難,再次放水將會是在所難免。雖然各資產價格將開始大跌,但之後迎來的會是大量資金流入,各資產價格將會回升及被炒高。

嘩眾取寵的言論,永遠都是最引人注目的。樓價大跌,基本上已成了大部份香港人的夢想。所以筆者相信大部份香港人都很願意去相信經濟爆破論。當然,每個國家的經濟都會有高低的時候,但隨著資訊科技進步,經濟的波動幅度及周期亦不斷在減低及縮短。所以筆者的結論是,香港樓價大幅下跌的可能性是極低。除非發生比03年沙士更嚴重的天然大災難。

若是你問筆者現在應不應該買樓,答案會是基於兩個重要因素:

1. 你有沒有一份有穩定收入的工作,就算經濟轉差,失業的可能性還算低;

2. 目標單位是否位於金融區,中環或九龍站,40分鐘車程內,而呎價亦是在同區內屬於低水的"舊"屋苑。

若果兩個因素都存在的話,筆者的意見是可以量力而買入。當然還要多說一句,自己錢,自己分析,自己決定,自己計算風險,自己承擔後果,筆者只能提供意見作參考之用。

後話

反送中遊行,其實使到筆者感到非常震驚。這裡不說誰是誰非,不談筆者支持的是黃色還是藍色。筆者本以為香港早已變成與其他內地城市一個模樣,但原來香港市民的團結的確可以創造奇蹟。這對樓價長遠來說亦可算是一種支持。

下一個金融海嘯 (下) – 薪金與樓價

2019年1月30日 22:45

樓價的可負擔程度

承上文,最近,一間國際調查機構 Demographia 發表了一份報告,指香港連續9年成為全球最難負擔買樓的城市。

Demographia 採用了樓價中位數及家庭年收入中位數,來比較香港與其他國家及城市樓價的可負擔程度。根據他們的計算,平均一個中等收入家庭不吃不渇不消費,都要大概儲蓄20年才能上車。

下表是過去9年 Demographia 所採用的香港樓價中位數及家庭年收入中位數數據。

在進一步分析及解讀這些數據圖表之前,先讓筆者解釋一下這份報告的一些盲點:

1. 從表中可見,2018年,樓價中位數是7百多萬,而家庭年收入中位數是34萬多。眾所週知,在一般情況下,根據金管局的指引,無論你可按6成,還是從其他渠道取得資金,只需要按5成,以年收入34萬多的經濟狀況下,你也無法通過壓力測試,沒有銀行會幫你承做按揭。年收入34萬的家庭根本不會選擇購買7百多萬的住宅單位。

2. 如上一篇文章已經提到,用入息中位數來計算香港樓價是不合理,已經完全偏離了現實。因為在M型經濟下,低收入與高收入人士已經兩極化。中位收入家庭是買不到中位價錢房屋的。因為在香港,一半的人口都是居住在公營房屋,所以拿家庭入息中位數與樓價中位數去計算,變得非常不合邏輯。當然,住公屋的也可以購買私樓作投資之用,而亦有公屋富戶,但使用入息中位數就絕對錯誤。

3. 報告中的入息中位數是使用稅前及支付其他國民保險金支出前的收入,這也令結果有很大的偏差。因為香港的稅率,是出名全球之低,尤其對比起美國,加拿大等國家。所以用稅前收入明顯相對地高估了這些重稅收地區的家庭收入。再者,若果使用高薪人士收入中位數去計算,稅收的影響就更加大,因為重稅地方的稅收都是累進式的,真正中等收入的家庭,稅收會佔他們的收入一個更大的百份比。

4. 應該用家庭年收入還是個人年收入作比較?因為個人及家庭各有不同的需求,所以住宅單位的大細都有不同,而使到樓價都會有很大的分別。只籠統地選擇家庭收入中位數或會有所偏差。

5. Demographia 沒有解釋樓價中位數是怎樣計算出來,是否只考慮那一年可供買賣的私人單位,還是以全香港總私人住宅單位作計算?

6. 印花稅跟按揭利率於不同地區多多少少亦有差別,Demographia 應該將有關費用計算在內。當然,公平地說,也許這方面的影響有限,太複雜的計算可能並不化算。

薪金樓價升!升!升!

上圖是以2010年作為基準,由2011年至2018年期間,Demographia 各指數的累計升幅率。因為樓價的升幅比年收入的升幅還要快,所以樓價/年收入倍率也在上升。這8年間,樓價中位數及家庭年收入中位數的升幅分別是177%及52%。而跟據政府統計署的資料,同期香港物價總合指數升幅大概只有30%。這代表香港家庭中位數收入的升幅跑贏通脹20%多嗎?筆者並不認為如此。

雖然人工在這期間,的確普遍都是有所增長,但筆者不認為會跑贏通脹。所以最有可能是在這期間,收入中位數以上的職位數目增加比以下的快。即是在2010年屬收入中位數那一些職位,在8年之後,人工升幅並不多,而只是比較高收入職位數目的増長比較快,所以在2018年中位數的那些職位上移了去另外一些比較高人工的工種。讀者們看了下圖便會更了解筆者的推論。

就業收入分佈圖

筆者參考了香港政府統計處的就業收入統計數據作進一步分析。

在1986年以前,香港絶大部份打工仔的月薪都是5千元以下。到了1996年,月薪1萬至1萬5千元類別或以上的,開始以很快的速度増多。再由2011年到2017年期間,月薪1萬以下的人數下跌55萬個,月薪1萬以上的増加了80萬個,3萬元以上的類別升幅最為明顯。這不約而同地與上文所提及這10多20年,金融業在香港極速發展,資金不斷流入香港以至工資水平大幅上升吻合。

各報告的結論

Demographia 的樓價/年收入倍率,只能比較香港過去幾年資産升幅速度比起’中等收入’加幅快多少,所以在樓價泡沫指標方面,筆者個人認為沒有多大的參考價值。極其量只能用作參考由資產升值所引致的貧富懸殊。

而’M’型經濟已明顯成形。左邊膊頭,窮人那一邊,已經形成;而右邊膊頭,富人那一邊亦同時開始變得明顯。可惜收入3萬以上的,統計處沒有再仔細分類,否則筆者便能更加詳細分析貧富的差距程度。當然,上圖只是一個參考,因為高收入的那一羣,亦同時偏向普遍持有資產,甚至有額外的穩定租金收入。這也更加令貧富懸殊進一步擴大。

未完待續完結篇…

下一個金融海嘯 (前傳) – 辣招的啟示

2019年1月27日 20:07

樓市加辣的啟示 – 你更加要買樓!

筆者在4年前,曾經就政府加辣,於筆者另一個博客撰文,寫下自己對樓市辣招的看法。為了令’下一個金融海嘯’系列更加詳盡及全面,筆者將當時全文沒有修改地貼上如下,給讀者們參考。

2015年3月16日

在討論這個之前,必先弄明白什麽是物業投資和分析辣招對各類參與者會帶來什麼影響。從另一角度看,投資物業所帶來的回報其實可以分拆開來,看作為由三個部份組成:

1)一項對樓巿的高槓桿投資;

投資者只需付出低至樓價的十份一便可擁有該整個物業巿價升跌所帶來的盈虧

2)一個儲蓄計劃;

而每個月的按揭還款,其中的本金部份可視作為"儲蓄",而餘下利息部份可視為這整個"項目"的"費用"

3)一份大概會根據通脹調整的租金收入:

而單位更可出租賺取收入(若果是自住,亦可看成自己租回自己出租的物業)。而如果樓價上升,租金亦多少會跟隨上升。反之亦然。

至於參與者,在一個典型的樓巿買賣巿場中,大致可以分成四大類:

1)短線投機者;

他們大多只看物業巿價升跌所帶來的盈利,亦因為是短線,他們會為市場提供短期貨源流動性。但因政府的辣招政策,在數年前特别印花税出台時,他們已差不多完全消失。流動性減低,導到樓價容易産生較大波動,不一定是向上同時間亦可向下。亦因他們差不多已經不存在,是次加辣,對這類參與者的行為將沒有多大改變。

2)中長線投資者;

物業投資一直在香港很受這一類參與者歡迎。除了傳統觀念(樓價長遠始終一定升)驅使之外,由於近年的經濟處於一個按息低企的環境下,物業投資,就算不計算物業升值,亦可帶來可觀淨回報。這一類參與者同時看重上文提到物業投資的三個細分部份。是次加辣,暫時對已擁有物業的這一類參與者没有即時看得見的影響。但對有意成為這一類參與者的,就會帶來負面影響,因為可按揭成數調低,樓價升幅的槓桿比率亦相應降低了,吸引程度減低。再加上壓測力度加大了,亦會減少了有資格入場的參與者。

3)自住業主及;

4)租客。

這兩種參與者在是次加辣的政策下,影響比較大。一般來說,對有住屋需求的家庭,究竟是買還是租,對未來樓價的升跌預期及家庭經濟能力及收入模式,都成為了他們兩大主要的考慮因素。加辣後,以經濟能力為主要考慮因素的,將由租轉買的,理論上肯定會減少,因為門檻高了,有能力的人也少了。而以升跌預期為主要考慮因素的,無論將由租轉買的,還是由買變租的,都會有一定程度的減少。原因是到底今次新招會令樓價升還是跌,大家都模不著頭腦,所以偏向觀望的居多。再加上,政府不斷向樓巿加辣,除了使到樓價上升之餘,亦引申使到買樓成本不成正比地上升。全因香港的累進式印花稅率所至。二百萬的單位,印花稅是$100;但當樓價升值一倍後,樓價變成四百萬的單位,但印花稅不會只是倍升至$200,而是$9萬大元!所以這足已使一向已經精於計算,小心安全的香港人更加三思而後行。

以上得出的初步結論是,樓巿成交將會進一步下跌;物業按揭的最大槓桿將再進一步被調低;樓價波幅亦因流動性減少而增加及;買入物業的成本亦不成正比地隨着樓價而大幅上升。

好了,討論了那麼多都好像沒有什麼結論究竟樓巿會升還是跌。

我想你誤會了,由始至終,筆者並沒有說過這是一篇對中原城市領先指數會在三個月後跟現在水平的預測。樓價短期的升跌,尤其現在處於極低的成交宗數下,只是一小撮市場參與者對樓巿前景的"投票結果"。更重要的是身為其中一個樓市參與者,下一步應如何部處。

香港自開阜以來,投資樓巿已為無數香港普通"打工仔"帶來豐厚的財富。物業投資的一大特點正是上文一開始提到的槓桿部份。就是因為有了槓桿,一個普通"打工仔"都能夠用很低的"入場費"買入一個可能窮一生也不能追上樓價升幅地儲蓄整個物業的價錢,一次過付款。

所以,最終結論已乎之欲出。按息究竟何時上升,樓價將會否繼續向上,租金回報亦會否上升,這些都看似没有人有任何把握。但是有一點可以比較肯定的是,政府對樓宇按揭的監管一直採納審慎的措施,已至近年,更加加入多種印花税及不斷收緊最高按揭成數上限,相信這個趨勢會一直延續,甚至"惡化"。假如你仍然相信物業在超長線來説是必會升值的話,我們就應該把握最後機會,在現在還能用槓桿及量力而為的情況下買入物業,否則,當政府再一收緊借貸成數,又或決定開始大力監管財務公司時,那麼,我們這一班"打工仔"便會連最後一個能夠致富的機會也會被扼殺。香港回歸祖國,帶來了經濟,民生,文化及各方面的沖擊及劇變。尤其在經濟上,所謂"M"形經濟,看似在香港,越來越明顯,貧者越貧,富者越富。所謂中產,已慢慢消失。所以只要偶一𣎴慎,下錯一步棋,可能便會由"M"的一邊被捲到另一邊。

下一個金融海嘯 (中) – 貨幣的把戲

2019年1月23日 18:03

97年金融風暴跟08年金融海嘯的分別

97和08年的金融大動蕩,為何前者樓價可以跌足7年跌足7成,而後者只是小幅回調之後,反而可以一直反覆上升年年創新高?

除了大家常說的原因外,如當時普遍的樓宇按揭成數偏高,部份投機者更手持多個物業,以及當時的按揭利率亦大幅高出歷史水平,其實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因素是97年金融風暴只發生在亞洲地區,而非08年金融海嘯般是全球性的危機。因為香港採納聯繫匯率制度,使香港自己不能夠有印銀紙的自主權,香港每發行$1港幣都必定要有相同價值的美元存放入外滙儲備內作為支持。而又因為風暴是地區性的,沒有08年金融海嘯海量的資金流入,所以97年金融風暴發生後,香港的資產價格承受了很大的壓力。不過,亦因此香港的金融體系之後變得更加穩固,香港的聯繫匯率制度更加贏得國際的信心,鞏固了香港作為世界其中一個主要金融中心的地位。

通脹與樓價

所以下一個金融海嘯,只要不是局限在一個國家或地區,而是影響全球的話,只會令到資產價格不斷上升,令貧富懸殊進一步惡化。海嘯後,量化寬鬆令資金泛濫。資產被嚴重炒上。得益者只屬於擁有資產財富那一羣。而其次就是專業及高收入人士。

原因是紙上財富的增長,使到更多人有更多財富,從而刺激各種經濟活動,帶動通脹,尤其是薪金。打個比喻,若果拿月薪$6,000的基層人士與月薪$60,000的專業人士作比較,假如各自加薪5%,低下階層只有$300的加薪,而專業人士就有$3,000的加薪。在基層被欺壓的情況下,得益的永遠都是富有的那一羣。20多年來,這個現象在香港尤其嚴重。

就算如果你的加薪速度追得上通脹,你以為自己的生活就可以過得比較輕鬆嗎?

那麼你就錯了。首先,通脹是不會計算資產升值在內,而只會包含租金的升幅。而租金的升幅已經遠遠追不上樓價的升幅。再加上通脹的計算方法並不是計算同一個單位的租金升幅,而是香港普遍家庭在租金開支的升幅是多少。換句話說,即使租金大幅上升,而在普遍家庭偏向搬離原有單位而搬到租金比較低的偏遠及細少的單位情況下,通脹並不能完全反映租金真正升幅。除了租金之外,所有其他開支,無論是衣,食,行,都是採立相同的計算方式。所以就算大家發覺身邊的百物騰貴,但通脹都像是停留在較低水平。

下圖是1994年以來中原城市領先指數(每年平均數)與香港物價總合指數(每年平均數)的増幅比較(為方便比較筆者將1994年香港物價總合指數設定為100)。長遠來說,香港樓價的升幅都是會大大高於通脹。筆者認為,除了資金泛濫的影響,香港的經濟發展是世界其他城市中數一數二,所以資產的漲價亦比一般城市快。

從圖中所見,當經濟走向通縮,樓價才會有比較大的調整。而現在,通漲似乎如同97年相似有見頂跡象,而樓價在18年尾19年初的確亦開始下調。會否有深度調整就要視乎未來會否經歷通縮。除了要有金融災難之外,還需要有緊縮貨幣政策的環境下,才會有通縮的出現。

img_9602

什麼是M型經濟?

在80,90年代,香港,中國經濟開始起飛。背靠內地,香港人越來越富有。再加上中國大陸掘起,香港作為中國之窗,財富不斷流入香港。香港不斷發展成國際大城市,就如英國倫敦一樣,M形經濟逐步形成。

全球化趨勢下,社會轉變為富裕與貧窮兩個極端,中產階級因失去競爭力而淪落到中下階層,整個世界分成了3塊,窮人及富人變多,中產階級逐漸消失,如M的字型一樣。

香港人不斷被邊緣化,高收入職位被國際人材瓜分掉,各生意機會亦續漸被大財團吞噬。其實M 型經濟發展得最快是2003年沙士之後,各大形國際金融機構在香港大舉擴充,投資銀行業務迅速發展,主要業務都是對凖內地在短時間富起來的一羣。資產管理,私人銀行,投資股票,債券,商品等顧問服務,在短短數年內,増設了無數職位,情況尤如澳門在十多年前不斷建設賭場一樣,剎那間年青力壯的都當了荷官。筆者一直都是在金融業呢一行打滾,眼見在這一行的快速擴張,金融從業員的薪金亦以幾何級數上升,香港的金融業再創了另一個高峰。

反之,當看看非金融業的行業,尤其是低下階層的薪金,在這十多二十年以來,基本上是沒有多大的轉變。這一班金融精英,內地新來的新進富豪,以及來自世界各地的金融尖子,一同將香港的生活成本,房地產價格,向上推至一個歷史高位。同時,基層的那一羣,只能原地踏步,期望着政府能夠幫他們搬上公屋,不需要再越住越細越遠。就是這樣,香港開始形成M 型經濟,成了極窮及極富兩個羣體,社會開始撕裂。

所以一般人以入息中位數來計算香港樓價是否合理,已經完全偏離了現實。因為在M型經濟下,低收入與高收入人士已經兩極化。要計算私樓樓價是否合理應拿高收入人士入息中位數來計算。

最近,一份由一間國際調查機構Demographia出的報告,就是用了香港樓價及家庭年收入中位數,來比較香港與其他國家及城市樓價的可負擔程度。當然,香港遠遠拋離所有對手,連續9年成為全球最難負擔城市。

不過魔鬼往往是在細節中,下一次再仔細詳談。

待續…

下一個金融海嘯 (上) – 財富的騙局

2019年1月22日 19:20

財富的累積

英國,一個細小的島國,為何可以那麼富強?

數百年來,英國不斷在世界各地討伐,不斷在不同國家榨取資源,同時欺壓當地人民低價替自己工作賺取暴利。

而財富又是怎麼可以儲存下來,留傳給下一代呢?

房產及土地當然是最能有效保存大量財富。不過,房產及土地不能夠被攜帶及收藏,政權被推翻,國家獨立了,可能什麼也帶不走。所以貴金屬如黃金及寶石等就成了最好的工具。這些黃金,寶石,原是沒有實質價值的東西。可能你會説它們有不同的工業價值,但與它們在現市場價值作比較,其工業價值基本上是微不足到。這全是因為它們供應稀少,極難偽造及不會朽壞的性質,所以被公認為有價值。(這又是另一個課題,黃金虛擬貨幣同是被公認價值,但為什麼後者被認為是一個騙局?)已發展的西方國家,承繼之前多代累積下來的財富,就是這樣很輕而易舉地向一些剛開始發展的國家,如中國,印度,低價購入服務及產品,成了這世界的主人。

財富再次轉移

當然坐食會山崩,財富始終有用完的一日,那麼怎麼辦?當然就是利用西方社會發明出來完美的中央銀行,貨幣制度及’部分準備金銀行系統’ (fractional reserve banking system) ,去將財富很有效地再從別國以及大眾平民手中從新轉移到有錢人的手中。情況跟老千股不斷發新股的手法非常相似。

首先中央銀行不斷印銀紙,及發債,來買入更多資產及服務。當然,大前提下,有沒有人買你的債及貨幣?作為國際結算貨幣的美元,以及其發行國本身的強大經濟體系和擁有實力的軍隊,使其有很高的公信力。因為大量貨幣供應令貨幣本身不斷貶值,手持資產價格就不斷上升。大眾市民手持的現金及銀行存款的購買力就會不斷下降。與此同時,國家所背負的龐大債務,亦因為貨弊的貶價,使其實際上減輕。所以財富很自然地由沒有手持資產,只擁有現金的大眾市民手上,在不知不覺間轉移到手持資產的富人,及國家手中。

以美國為例,由2008年金融海嘯至量化寬鬆在2015年結束其間,聯儲局的資產負債表,一共多了大概3萬5千億美金資產,大部份都是美國自己國債及房地產抵押擔保證券(Mortgage backed securities)。即是說美國央行一共印了3萬5千億美元,買入自己國家債務,及沒人要的證券資產,令銀行體系多了這筆流動現金。再經過’部分準備金銀行系統’將這筆資金放大十倍,在市場便多了大概35萬億美元。而美國2017年全年國民生產毛額也只是17萬億美元。還沒有計算一直減息所帶來再額外的借貸,再進一步令市場充滿低成本的資金。

萬劍歸宗剪羊毛

在國家與國家的層面,就是利用各種不同的手段,如貨幣戰,貿易戰令另一個國家進入一個資産爆破的金融危機,使到大量財富由災難國逃走到自己國家繼續支持當地經濟體系的產業,資產及貨幣。待別國金融災難過去之後,再以非常低的價錢買入災難國的資產。這就是市場上大家所說的萬劍歸宗剪羊毛。

只要以上過程不斷重複,戰敗國就永遠成為戰勝國的奴隸。

海量美元流入不但只是美國經濟體系,還到了全世界各國。不經不覺已經十年了,又到了剪羊毛時間。加息縮表,美元升值,資金理應流回美國,引致其他尤其是新興發展國家資產爆煲。不過今次有别於之前。因為似乎在能夠引爆其他國家前,若美國自己本身再繼續加息縮表,美國本地經濟也會出現不振。美國本身已經有着開始失控的國家債務,再加息縮表,發新債的成本必定大升,再加上減稅的政策,入不敷支的問題越趨嚴重,貨幣很有可能出現不穏。亦因此,美國再拿出貿易戰作為最後一着,企圖將中國內部問題,如房地產泡沫,公司,地區債務過大,產能嚴重過剩的問題引爆。所以,美國今次加息縮表,極其量只是為了下一次金融災難作準備,收水只是為了下次有空間再放水而已。

明天待續…